玉玦

废……

无题

叫无题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取名字。
偶像组合,雷狮+安迷修+格瑞。
人物ooc,雷慎入。
1.
冷色系的光映在飘舞的头巾上,一路向下,贪婪
的吻过黑色皮裤下肌肉线条明显的小腿,染着黑色指甲油的指甲美丽而诱人,手指骨节分明,在琴弦上下游走。
我喜欢雷狮。
举手挥舞时不经意漏出的白嫩腰肢富有弹性,舌尖不经意间划过的唇饱和圆润,眼角因为汗水的冲释而晕染的眼影。
我应该喜欢雷狮。
2.
凯莉是难得不会因为我的尬聊而远离我的女性,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我们几个人逼走的经纪人。
“你说我到底喜不喜欢他……?”我拿起桌上的冰红茶喝了一口,略带酸甜味的茶叶缓解了口渴。
“……鬼知道你们俩的那点破事。”凯莉咬着手中喝柠檬茶的吸管“没准是你喜欢基佬紫也说不定。”
“……你确定?”
“你可以找格瑞试试啊,看看你对他会不会有感觉。”凯莉摇了摇手中的空盒子,冲我笑了笑。
3.
“……有事?”
“格瑞,我们是哥们吧?”我神情严肃的盯着他,“帮哥们个忙好吗?”
“……啥忙?”格瑞停下打字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关爱傻子的眼神。
“你能不能一动不动盯着我看30秒?拜托就30秒!事后我请你喝牛奶。”
“……好。”他看着我,暗紫色的眼睛漏出了疑惑。
“……好吧我选择放弃。”我揉了揉酸出眼泪的眼睛,“哪个傻子说的盯着眼睛30秒可以判断出喜欢一个人。”
“雷狮的事?”格瑞歪着头看着我,“你们俩还没有在一起?”
“格瑞你的关注点不大对啊……说的像是我俩就应该在一起一样。”
“难道不是吗?”
3.
我应该劝格瑞少看点网上乱七八糟的东西,祖国的花朵不应该这么腐朽堕落。
也许是我太单纯了。
胡乱扒着眼前的衣架,或嘻哈或休闲的服装从眼前不断划过,但没有一件是我称心的。
服装师进门时看着散乱一地的服装发出一声哀嚎,跟着她进来的人吹了个口哨,似乎对这幅景象很满意。
雷狮。
他从我身边径直走过,连个眼神都不肯施舍于我。
我像是做错事的孩子站在一旁看着服装师往雷狮手里塞了几件布料,然后催他快点去换,接着没好气的说了我两句,递给我另一套搭配好的服饰。
“雷狮,快点。”服装师拍了拍门,“下一场就要合唱了安迷修还等着呢!”
心里的烦躁与不安越来越强,像是逐渐壮大的火苗舔舐着心脏,又痒又疼。
“雷狮,开门。”
没有回答。
不顾服装师惊讶的眼神一脚踹开了门,眼前的人似乎被吓了一跳,眼尾处暗红色的眼影给人一种他在哭的错觉。
“安迷修,出去。”他抱着手中还没有换上的黑色T-shirt,黑色的刘海遮住眼睛,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感受到他话里的咬牙切齿。
狭窄的换衣间容纳两个男生有些困难,我用两只手围住他,鼻尖抵着鼻尖,我能看见他玫瑰紫色的眼睛中映出的我的身影。
“如果我说不呢?”
“雷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不出去拉到,我出去,换个衣服也糟心。”雷狮皱起了好看的眉毛,拍掉了我撑在他耳旁的手,“我警告你安迷修,你少犯病。”
“不行。”
“滚远点。”
“你不是要换衣服吗?”我一把把他拽进怀里按
紧,另一只手滑进他的紧身衣中撩起衣摆,感受着随着手指的移动而轻颤的腰。“我帮你换。”
4.
直到上场雷狮都没在和我说过一句话,他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泛红的耳尖暴露了他的内心。
格瑞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拍了拍我的肩表示让我忍住,反正之前都忍了那么久了不差这一会儿。
耳边是粉丝们连绵不绝的尖叫,一望无际的灯牌与荧光棒组成的灯海使我真实的感受到,我们成功了。
格瑞满头大汗,汗水从脸颊滑倒脖颈又滑进衣领中消失不见,常年没有表情的脸上也难得显露出笑意。
我转头看向雷狮,发现他也在看我。
细碎的刘海因为汗水的原因黏黏糊糊的粘在前额,玫瑰紫的眼睛明亮动人,像是有人揉碎了一把星星撒进去。
我想我是喜欢雷狮的。
“感谢今晚大家的到来!”我向粉丝们挥手,“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我们,谢谢你们!”
场内又一次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我甚至听到了不少粉丝因为过于激动而喊出的哭音。
“嘘——”雷狮将食指抵在唇上做出噤声的动作,“今天我要宣布一个事情。”
“你们的安哥有喜欢的人了。”
“这个人,很帅。”
然后他一把拽过我,吻了上来。
爆发式的尖叫声在耳边萦绕,鼻腔里充斥着雷狮身上的香水与汗水结合的味道。
我喜欢雷狮。
无论是被祝福也好,被指责也好。
我都会喜欢。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