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玦

废……

我同桌总是虐狗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

一.
我同桌雷狮,身高一米八六,有颜有钱成绩好,没事弹个吉他唱个歌,拜倒在他那件gay里gay气的紧身衣下的学妹学弟(?)不在少数。,以怼安迷修为乐。
安迷修,身高一米七九,为人正直品行良好热爱学习专注于范中二,沉迷骑士道后被小学妹嘲笑没有马而努力攒钱买马期望能圆自己一个梦想,没啥爱好,除了雷狮。
这俩人平时见面就吵,吵完开怼,然后被年级主任罚牵手在学校走一天以显示两人“纯洁”的友谊多么美好。
然而这俩人居然在一起了。
干。
二.
和安迷修坐的唯一好处大概就是上课不用怕打瞌睡,因为只要你一睡着他就会拍你然后一脸严肃的告诉你要好好听课。
你家那位在窗户隔壁排睡得挺香的你咋不朝他丢只笔叫他起来好好听课?
“因为雷狮这两天忙着搞竞赛天天修仙 能睡就多睡一会。”安迷修扶了扶眼镜,“我去收作业,帮个忙告诉他让他吃早点。”
“哦。”原来你俩是同居啊。(我们学校在市中心所以没有住宿都是走读所以没有晚自习。)
三.
雷狮有时候(经常)会和我换座位,原因什么的也不必多说了。
我的位置靠墙,加上前面落起来有将近两个miku手办那么高的书,上课睡觉玩手机什么的是很方便的。
雷狮换过去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上课睡觉不受打扰,醒了无聊的时候打把王者看个视频在喝口安迷修给他泡的咖啡,或者是靠着安迷修看着他记笔记,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重点是,雷狮上课睡觉,安迷修从来都不管。,有时候还会把自己的校服脱下来给他盖上,或是告诉靠边的同学把窗户关小些怕雷狮着凉。
玩的好的妹子告诉我(她坐在我那个位置的前面)有一次课间休息,她站起来伸个懒腰,看见雷狮趴在课桌上睡的不能自已,安迷修估计是闲的胃疼,也趴在桌上开始玩雷狮的头发,把挡在耳朵上的头发一点一点码在耳朵后面,然后轻轻拔着雷狮的眼睫毛,很专心的数(这玩意能数的清?!),最后拉起雷狮藏在校服袖口里的手,轻轻的吻了一下。
妹子和我说,你没有看到当时安迷修的神情,真的,眼睛里面的喜欢和疼惜都要溢出来,看的我都想找个男朋友。
“还好吧。”我耸了耸肩,“谁让他喜欢他呢。”
四.
学校食堂就是黑暗料理的诞生圣地,真的,没有最强的难吃只有你想不到的难吃说的就是这里。
所以我和雷狮安迷修三个人一直都是外卖党,毕竟学校食堂的饭多吃一次起码少活三年。
中午等外卖的时候整个教室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我在旁边看极限O战笑的像个智障,而旁边的两人则搓炉石搓的起劲。
“喂,拿外卖去了。”我挂断电话后转过头看向他俩,看到了想打人的一幕。
安迷修靠着墙两腿打开,雷狮坐在两腿中间的部分椅子上,整个人都窝在安迷修怀里打着王者,安迷修用手环抱着他防止他掉下去,把头放在雷狮肩膀上看他玩。
“抢蓝!快点抢!”
“这个庄周有毒吧不过来辅助去偷塔?!”
“你这队友够猪啊,打人机算了。”
   ……
妈妈我需要一个男朋友。
五.
天天吃狗粮。
呸。
狗安迷修和狗雷狮。
你俩要好好的。
END
看黑执事看到心痛决定发点糖安慰安慰自己。
可能会写后续。

评论(11)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