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玦

废……

〒_〒自我嫌弃

无题

叫无题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取名字。
偶像组合,雷狮+安迷修+格瑞。
人物ooc,雷慎入。
1.
冷色系的光映在飘舞的头巾上,一路向下,贪婪
的吻过黑色皮裤下肌肉线条明显的小腿,染着黑色指甲油的指甲美丽而诱人,手指骨节分明,在琴弦上下游走。
我喜欢雷狮。
举手挥舞时不经意漏出的白嫩腰肢富有弹性,舌尖不经意间划过的唇饱和圆润,眼角因为汗水的冲释而晕染的眼影。
我应该喜欢雷狮。
2.
凯莉是难得不会因为我的尬聊而远离我的女性,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我们几个人逼走的经纪人。
“你说我到底喜不喜欢他……?”我拿起桌上的冰红茶喝了一口,略带酸甜味的茶叶缓解了口渴。
“……鬼知道你们俩的那点破事。”凯莉咬着手中喝柠檬茶的吸管“没准是你喜欢基佬紫也说不定。”
“……你确定?”
“你可以找格瑞试试啊,看看你对他会不会有感觉。”凯莉摇了摇手中的空盒子,冲我笑了笑。
3.
“……有事?”
“格瑞,我们是哥们吧?”我神情严肃的盯着他,“帮哥们个忙好吗?”
“……啥忙?”格瑞停下打字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关爱傻子的眼神。
“你能不能一动不动盯着我看30秒?拜托就30秒!事后我请你喝牛奶。”
“……好。”他看着我,暗紫色的眼睛漏出了疑惑。
“……好吧我选择放弃。”我揉了揉酸出眼泪的眼睛,“哪个傻子说的盯着眼睛30秒可以判断出喜欢一个人。”
“雷狮的事?”格瑞歪着头看着我,“你们俩还没有在一起?”
“格瑞你的关注点不大对啊……说的像是我俩就应该在一起一样。”
“难道不是吗?”
3.
我应该劝格瑞少看点网上乱七八糟的东西,祖国的花朵不应该这么腐朽堕落。
也许是我太单纯了。
胡乱扒着眼前的衣架,或嘻哈或休闲的服装从眼前不断划过,但没有一件是我称心的。
服装师进门时看着散乱一地的服装发出一声哀嚎,跟着她进来的人吹了个口哨,似乎对这幅景象很满意。
雷狮。
他从我身边径直走过,连个眼神都不肯施舍于我。
我像是做错事的孩子站在一旁看着服装师往雷狮手里塞了几件布料,然后催他快点去换,接着没好气的说了我两句,递给我另一套搭配好的服饰。
“雷狮,快点。”服装师拍了拍门,“下一场就要合唱了安迷修还等着呢!”
心里的烦躁与不安越来越强,像是逐渐壮大的火苗舔舐着心脏,又痒又疼。
“雷狮,开门。”
没有回答。
不顾服装师惊讶的眼神一脚踹开了门,眼前的人似乎被吓了一跳,眼尾处暗红色的眼影给人一种他在哭的错觉。
“安迷修,出去。”他抱着手中还没有换上的黑色T-shirt,黑色的刘海遮住眼睛,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感受到他话里的咬牙切齿。
狭窄的换衣间容纳两个男生有些困难,我用两只手围住他,鼻尖抵着鼻尖,我能看见他玫瑰紫色的眼睛中映出的我的身影。
“如果我说不呢?”
“雷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不出去拉到,我出去,换个衣服也糟心。”雷狮皱起了好看的眉毛,拍掉了我撑在他耳旁的手,“我警告你安迷修,你少犯病。”
“不行。”
“滚远点。”
“你不是要换衣服吗?”我一把把他拽进怀里按
紧,另一只手滑进他的紧身衣中撩起衣摆,感受着随着手指的移动而轻颤的腰。“我帮你换。”
4.
直到上场雷狮都没在和我说过一句话,他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泛红的耳尖暴露了他的内心。
格瑞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拍了拍我的肩表示让我忍住,反正之前都忍了那么久了不差这一会儿。
耳边是粉丝们连绵不绝的尖叫,一望无际的灯牌与荧光棒组成的灯海使我真实的感受到,我们成功了。
格瑞满头大汗,汗水从脸颊滑倒脖颈又滑进衣领中消失不见,常年没有表情的脸上也难得显露出笑意。
我转头看向雷狮,发现他也在看我。
细碎的刘海因为汗水的原因黏黏糊糊的粘在前额,玫瑰紫的眼睛明亮动人,像是有人揉碎了一把星星撒进去。
我想我是喜欢雷狮的。
“感谢今晚大家的到来!”我向粉丝们挥手,“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我们,谢谢你们!”
场内又一次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我甚至听到了不少粉丝因为过于激动而喊出的哭音。
“嘘——”雷狮将食指抵在唇上做出噤声的动作,“今天我要宣布一个事情。”
“你们的安哥有喜欢的人了。”
“这个人,很帅。”
然后他一把拽过我,吻了上来。
爆发式的尖叫声在耳边萦绕,鼻腔里充斥着雷狮身上的香水与汗水结合的味道。
我喜欢雷狮。
无论是被祝福也好,被指责也好。
我都会喜欢。

end



震惊!一少女40℃下躺在马路中央不起,原因竟是……

玛丽苏文笔,慎入。
一.
你,是一名优雅美丽又大方的少女。
你有这五彩斑斓的瞳孔,开心时是粉色,生气时是红色,不开心时是灰色。
每天早上坚持做托马斯全旋舞动青春等从自己十万平方米印满小马宝丽的大床上醒来,神清气爽回光返照。
对于八岁就读完硕士博士的你而言,去上学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但为了让更多的学生能够感受到你积极向上不思进取的学习精神,你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去了学校。
然而,在你去学校的路上发生了意外。
二.
外面阳光明媚空气清新,你踏着轻快的步伐在路上欢快的走着,却看见一个帅哥从你眼前冲过,你还没来的及多看两眼,只见一辆车直直的冲向帅哥。
你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冲向前去,一把推开帅哥。
按照小说里的情节,接下来帅哥应该抱住你且哭泣的注视着你,深情的对你说对不起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而你这是只需要说一句我也是,然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昏过去。
你满心欢喜的等着,觉得自己哪怕死了也值了。
“卧槽雷狮终于找到你了!”另一个帅哥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抓住白色头巾帅哥的手不让他走“你听我解释啊我真的不知道那封情书是谁给的我也不会答应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不好。”名叫雷狮的小哥哥白了眼前带毛高高翘的棕发小哥,“先包一个星期早点加作业再说。”
“……好。”
于是两人就走了。
剩下你一个人躺在路中央。
三.
雷狮:“mmp婴儿车会撞死人?!”
END.

耳机

一.
雷狮有很多副耳机。
无论是头戴式还是耳挂式,亦或是塞入式,应有竟有,虽然大部分都是烂的,不是少了半边就是只有一只能用,或者是只放伴奏。
耳机坏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不是骑单车的时候不小心一边掉了绞在轮子上首尾分家,就是掉在地上被人踩的死无全尸。
雷狮对于自己糟蹋耳机这一情况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所以他选择在耳机外面镀层金。
二.
安迷修觉得雷狮那副金光闪闪的耳机除了能装逼外大概只有能招贼的用处。
哦,还有拉低智商。
这耳机戴的不会嫌咯耳朵吗?应该会吧。安迷修将手里的笔转了一圈,然后在前排正在睡觉的雷狮的头巾上画了一只小马。
大概是这位大爷生了对假耳朵。
三.
“还来?我都扫了快一个月的地了还要扫?!”雷狮一脚踹开了身边的凳子,用扫把在地上乱拍,扬起的粉笔颗粒物使人呼吸困难。
“你能不能不要在瞎捣乱了爸爸算我求你了!”安迷修挥着手中已经看不出的抹布,“上回要不是你看人家不顺眼把洗黑板的水一桶扣人家头上我们组用的着扫一个月吗?”
“谁叫他们屁事多,擦黑板擦的花要扣分脑子不是有问题是啥?我辛辛苦苦擦了六遍还要被扣分换你你不生气?”
“那你也不能一桶水扣人家头上啊!”安迷修一副需要吃胃药的表情,“旁边的学妹都快被吓哭了好不好?”
“搞了半天是心疼小学妹啊~”雷狮朝安迷修的方向吹了个流氓哨,“感问安学长你能泡的到小学妹吗?怕是刚一开口就会被学妹列入交往黑名单吧,。”
“去你大爷的雷狮!你给我站住我俩打一架。”
“来啊追到算我输。”
于是安迷修追着雷狮满教室打。
于是撞到了一张桌子。
桌子边上放着雷狮的手机,手机上连着耳机,桌子旁边是装洗抹布的水。
于是耳机很荣幸的和手机掉进了水里。
“……安迷修啊,”雷狮看着沉入水中的手机,“乖乖站好,老子今天保证打不死你。”
“……爷,轻点行不?”
雷狮又要换耳机了。
不过这次可能还需要换个手机。
四.
今天是去春游的日子,同学们都背着打包小包的零食,坐在车上不停的讨论着今天应该玩些什么。
我们的雷大爷很难过。
大客车本来就是不许开窗户的,空调吹的雷狮头疼,加上前面不停的闹,搞得他现在想立马下车走人。
“雷狮”安迷修用手指戳了戳雷狮的脸,“听歌吗?”
“好啊。”雷狮不客气的抢过安迷修的手机,轻车熟路的输入密码,然后打开某网易音乐软件,翻起安迷修的歌单,胡乱点了一首,眼一闭靠着安迷修准备睡觉。
那是我的耳机。安迷修偏头看向靠着自己的雷狮,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随他吧。
于是安迷修抵着雷狮的头,也睡着了。
END.

今天的碗谁洗?

瑞金的场合
“格瑞格瑞~”金摇着自家发小的手臂,冲着格瑞不停的眨着眼睛,“我俩换一换好不好?我去买菜好不好?”
这样就能去找凯莉她们玩了。
“不行。”
“唔……”
那要不要试试凯莉教的方法呢?
“格瑞你低下头好不好?我有事情和你说。”
“……?”他刚刚又在打什么主意?
格瑞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简单,但他还是低下了头。
“chu~”金亲了一下格瑞的脸。
“……/////”
“好不好吗格瑞?”金望向格瑞的眼睛,看着对方眼里映出自己的身影,笑的开心。
“不好。”格瑞一把按住金的脑袋,“还不够。”
最后格瑞洗了碗,还买了菜。
金去凯莉家和紫堂几个人打游戏,开心的像个一百三十斤的假的螺丝。
安雷的场合
“雷狮,今天轮到你洗碗了。”安迷修一脸嫌弃的看着窝在沙发上打游戏打的正hi的雷狮,举着抹布在雷狮眼前晃来晃去。
“(#‵′)靠!安迷修你别烦我!我马上就要五杀推塔了别碍眼。”
“〒_〒给我关了快去洗碗,游戏打多了对眼睛不好你这两天眼睛里都是血丝给我注意点啊喂!”
“你好烦啊你是我妈吗?在你有游戏对我吸引力之前闭嘴好吗?”
“你妹的雷狮!游戏重要男朋友重要?!”
“游戏啊。”
……靠。
安迷修愤怒了。安迷修暴走了。安迷修决定去送死了(?)。
“我靠你他妈干啥?把手机还我!”
“雷狮。”安迷修制止住了雷狮抢手机的手,把手机朝地摊上一扔。
“你不是觉得游戏有趣吗?”
“那我们来玩点更有趣的吧”
最后碗是安哥洗的。
啪啪啪。
END.
灵感来自爸妈吵到底谁洗碗结果最后让我去洗的事情。
黄老板的shape of you真好听。
有人玩super pads吗?

我同桌总是虐狗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

一.
我同桌雷狮,身高一米八六,有颜有钱成绩好,没事弹个吉他唱个歌,拜倒在他那件gay里gay气的紧身衣下的学妹学弟(?)不在少数。,以怼安迷修为乐。
安迷修,身高一米七九,为人正直品行良好热爱学习专注于范中二,沉迷骑士道后被小学妹嘲笑没有马而努力攒钱买马期望能圆自己一个梦想,没啥爱好,除了雷狮。
这俩人平时见面就吵,吵完开怼,然后被年级主任罚牵手在学校走一天以显示两人“纯洁”的友谊多么美好。
然而这俩人居然在一起了。
干。
二.
和安迷修坐的唯一好处大概就是上课不用怕打瞌睡,因为只要你一睡着他就会拍你然后一脸严肃的告诉你要好好听课。
你家那位在窗户隔壁排睡得挺香的你咋不朝他丢只笔叫他起来好好听课?
“因为雷狮这两天忙着搞竞赛天天修仙 能睡就多睡一会。”安迷修扶了扶眼镜,“我去收作业,帮个忙告诉他让他吃早点。”
“哦。”原来你俩是同居啊。(我们学校在市中心所以没有住宿都是走读所以没有晚自习。)
三.
雷狮有时候(经常)会和我换座位,原因什么的也不必多说了。
我的位置靠墙,加上前面落起来有将近两个miku手办那么高的书,上课睡觉玩手机什么的是很方便的。
雷狮换过去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上课睡觉不受打扰,醒了无聊的时候打把王者看个视频在喝口安迷修给他泡的咖啡,或者是靠着安迷修看着他记笔记,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重点是,雷狮上课睡觉,安迷修从来都不管。,有时候还会把自己的校服脱下来给他盖上,或是告诉靠边的同学把窗户关小些怕雷狮着凉。
玩的好的妹子告诉我(她坐在我那个位置的前面)有一次课间休息,她站起来伸个懒腰,看见雷狮趴在课桌上睡的不能自已,安迷修估计是闲的胃疼,也趴在桌上开始玩雷狮的头发,把挡在耳朵上的头发一点一点码在耳朵后面,然后轻轻拔着雷狮的眼睫毛,很专心的数(这玩意能数的清?!),最后拉起雷狮藏在校服袖口里的手,轻轻的吻了一下。
妹子和我说,你没有看到当时安迷修的神情,真的,眼睛里面的喜欢和疼惜都要溢出来,看的我都想找个男朋友。
“还好吧。”我耸了耸肩,“谁让他喜欢他呢。”
四.
学校食堂就是黑暗料理的诞生圣地,真的,没有最强的难吃只有你想不到的难吃说的就是这里。
所以我和雷狮安迷修三个人一直都是外卖党,毕竟学校食堂的饭多吃一次起码少活三年。
中午等外卖的时候整个教室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我在旁边看极限O战笑的像个智障,而旁边的两人则搓炉石搓的起劲。
“喂,拿外卖去了。”我挂断电话后转过头看向他俩,看到了想打人的一幕。
安迷修靠着墙两腿打开,雷狮坐在两腿中间的部分椅子上,整个人都窝在安迷修怀里打着王者,安迷修用手环抱着他防止他掉下去,把头放在雷狮肩膀上看他玩。
“抢蓝!快点抢!”
“这个庄周有毒吧不过来辅助去偷塔?!”
“你这队友够猪啊,打人机算了。”
   ……
妈妈我需要一个男朋友。
五.
天天吃狗粮。
呸。
狗安迷修和狗雷狮。
你俩要好好的。
END
看黑执事看到心痛决定发点糖安慰安慰自己。
可能会写后续。

我的发小居然是黄漫老师

一.
格瑞是个轻小说作家,笔名吃我四十米裂斩。
是的没错就是那种天才美少年作家,人帅钱多有房有车父母双亡的那种。
给他画插画的是为富有哲学思想的大佬——矢量箭头,擅长画r18漫,也因此收获了一票粉丝为
其疯狂打call。这位大佬从不参加漫展或是面基之类的活动,唯一能观察到他是否还活着的地方除了p站也就只有某家最大的同性交友网站。
一定是个很可爱的妹子。在看完最新的直播后,格瑞擦了擦从鼻子中留出的不明液体。
二.
格瑞有个发小。
发小名叫金,金色头发碧蓝色眼睛,小天使的标配。金几乎不出门,是个典型的宅男,骨灰级那种。
格瑞俨然成了金的老妈子,又是管饭又是洗衣服,时不时还的安慰因为被蟑螂吓得尖叫的发小。
但他乐意。
谁叫他的发小那么可爱呢?
三.
格瑞发现金是自己小说的插画师是在一次直播中,碰巧看的了自己刚为他做好的蛋包饭。
哦。
原来不是妹子啊。
不过没关系,这并不妨碍我的实践。
格瑞伸出舌头描绘着少年的耳阔,低声问:
“矢量老师。”
“你觉得哪种姿势你比较喜欢画呢?”
四.
我的发小原来是我的插画师。
也是我男朋友。
END.

借梗——埃罗芒阿老师。
纱雾真可爱。
五分钟短打。

关于雷三岁吃糖的故事

安雷收养pa的脑洞pro
鬼知道自己大晚上不睡觉在干啥……

入了那么久安雷也该交党费pro想看漂亮小姐姐谈恋爱